'无能丈夫水中做爱重振雄风(2)'


着她就要吻她乳房,吻她那神秘洞。安哪笑着说
,不不不,慢慢的来。
两条肉虫下在打滚,壁板上却有一扇门打开
,这房间原来与另一房间相连的,门开处,另一
对肉虫站在他们身处,男的是男主人罗顿先生,
五十多岁,女的竟是玛莉安。
玛莉安瞪视着安娜,又贪婪地看着阿雄,又
妒女爱。
阿雄见到罗顿先生,大吓一惊。但安娜却安
定如常,指着罗顿道:「你和玛莉安玩够了,我
这边正在热身哩!」
罗顿歉然道:「对不起,我挂念着你,所以
过来看看,你们继续吧!」
阿雄要站起来,抓衣服开溜。安娜捉住他双
脚不准他离开。罗顿道:「我若不讲明白,你也
不会留下来。阿雄,我请求你跟我太太做爱!你
一定会问甚麽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爱她希望她
得到快乐。而我却因为硬不起来,差不多一年了
,总听不到她快乐的叫床声。你别怕,放胆去干
好了。」
阿雄呆在当地,还是听不懂罗顿说话的真意
。罗顿示意玛莉安蹲在他前面,捏着他那软绵绵
的长箫放在口中吹弄,奇怪,罗顿那话儿总是硬
不起来。
玛莉安吹弄了好一会,罗顿叹了口气,指着
那软家伙道:「一年前我在欧洲犯了个错误,驾
车失事坠海,伤了脊骨,虽经名医施换骨手术,
说是一切可恢复正常,但十个月了,它还是硬不
回来。」
安娜幽幽地叹气:「亲爱的,你当时在西班
牙弄伤了,直到今天,我还未明真相,那因为甚
麽原故,苏珊是怎麽死的?」
罗顿道:「它像个恶梦,一天不说出来,我
,我的心就觉得内疚,安娜,你见过苏珊的照片
,她是位性感的混血儿,我聘她作秘书时才知她
是个豪放女。
「那天下午,我们在马德里开完了个业务会
议,苏珊与我驾车要到海滨渡过温馨的晚上,她
在驾驶座上风情万种,我禁不住吻她捏她,一时
兴奋把她那叁角裤褪了下来,意乱情迷之际,那
汽车撞栏,弹落深海,危急中我扭开车门脱困,
可怜苏珊大概是给裤了裙子绊着,挣扎不出。
「在医院中我想起她就心有不安。安娜,我
跟她只是性的关系,谈不上爱,这个你是明白的
。」
安娜道:「可怜的苏珊,你给她家一大笔钱
,她也该安息了。」
罗顿道:「但愿如此。那些替我施手术的,
都是世界第一流竹专家,他们说半年之内我就可
以重振雄风,十个月了,它还是不中用,唉!」
安娜道:「急也是急不来的。让玛莉安替你
多吹点气,可能会恢复得快一点,亲爱的。」
罗顿道:「另一位心理专家说,我最爱听太
太的叫床声,一方面吹气;一方面听你叫床,就
是从生理与心理双管齐下,希望复原快一点。阿
雄,我太太题八五年的葡国小姐,又是欧洲小姐
季军,身裁容貌都是顶好的。
「她叫床的声音比交响乐还动听。可是她不
会随便叫床,要男性那又硬又暖的宝贝攻进去,
刺激起她内心的情爱才会自然呼叫。这个就要请
你帮助,让她开心快乐吧!」
阿雄道:「先生,她是你的太太,又是我爸
的老板娘,不成啊!」
罗顿正容道:「那你就错了,我与太太的关
系是爱,你与她搅的是性,性和爱要分清楚,你
能给她快活让她叫床,就是对我们的帮忙,我会
报答你的。」
此时,玛莉安问道:「这样,你要我替你吹
气!这种关系叫甚麽?」
罗顿道:「这是一种交易,我给你钱,你替
我干,公平交易,既不是性也不是爱。好啦,玛
莉安,我躺在沙发上,请你再给我吹气。」他搂
着玛莉安,移到沙发内又干那玉女吹箫的事儿。
安娜潜伏着的情欲又涌了上来,但他知道阿
雄还是个雏儿,欲速则不达。眉头一皱就执起阿
雄的衣服,踱到化妆台,扭几下密码锁把抽屉打
开,将衣服塞进去,又顺便把一件东西拿出来,
然後再把抽屉锁回。

男 性 特 徵 . 闯 入 桃 源

安娜棒住那件东西,独个儿俯伏在睡床上,
昂起头来,双手不停地把玩。啊哈,她棒着的是
橡胶制的男根,足有十寸长,圆周比起阿雄那大
头虾还要粗一些。
只见她望着那胶话儿,作无限陶醉状,望够
了就放进嘴巴里品尝,俄俄哦哦的,待那胶话儿
给舔湿了,安娜在床上翻了个身,双腿大字型张
开,手持着那胶话儿,就缓缓向自己那洞口探去
,不过,刚到达洞口,她的手就停下来,胶话儿
就在洞顶回旋。
看来,她是全面投入的路身体每一处肌肤都
在灯下焕发光泽,乳房在膨胀,纤腰收紧,臀部
摆动热烈,那水蜜桃四周的金毛闪着亮光。
阿雄越看越冲动,一想罗顿没讲错,她真不
愧是葡国小姐,世界级的名雌,这是另一款「世
界足球」,是大男人梦寐以求的名菜。
阿雄再也忍不住了,从地毯跃起,扑到床边
,把安娜手上的胶话儿抢在手中,狠狠地朝沙发
那边扔去。叫道,假的有甚麽好玩,冷冰冰那有
资格亲近你这位世界美人,我也来!他上身伏在
安娜裸体之上,牢牢抱着她。
安娜芳心暗喜,双手夹住他的头,让也嘴鼻
在自己胸膛擦去,阿雄再无顾虑,含着樱桃般的
奶蒂,羊骚味橄榄味涌上喉咙,味道与玛莉安不
同。
安娜的奶蒂给他含在口中,一丝暖气渗到心
房,舒坦无比,那暖气经心房又传到身体各处,
向下一股直趋花心,她久旷的神经受到刺激,那
里的细胞与腺体似在唱歌跳舞,一年前以到新婚
时的欢乐又涌上脑海。
她十年前嫁给罗顿,是因他既富有又高大,
结婚之後她就没接近过另一个男子,这阿雄是经
他们夫妇挑选的代用品。
阿雄血气方刚,又那知社会上有这样多阴险
。他啜了一边又转到另一处。安娜引导他一双手
在她身前身後活动。
他右手触摸到的是安娜丰满的屁股,滑不溜
手,就怕用力一点也会捏痛了它。左手摸到的是
金叁角,小亡坟起,草丛轻柔,草丛深处是柔源
。他在桃源洞口摩娑,感觉到那地方在跃动,弹
跳之际渐渐还有湿润之感。
安娜兴发上来,就在他身畔道:「宝贝,控
制着呼吸,把你那大头虾先在洞口上边擦一会,
待我按住你腰背,那你就让它钻进去好啦。」
罗顿也替太太高兴:「我见到了你能开心,
内疚也减去大半。那叫床声似乎也有效,它会跳
过叁次。休息一会,你我在做爱,对我相信会有
点助力。」
玛莉安真道:「难听死了,先生我想回去休
息啦。」
安娜道:「玛莉安,再留一会,我另有奖金
给你的。」玛莉安咬着牙,把玩着那胶男根,默
默无语。
阿雄忽然想起一事:「罗顿先生,你们两方
人把性与爱分清,很了不起。但我们东方人有一
件事,对你或者会有用处。」
罗顿欢然问道:「请说。」
阿雄道:「那就是超汛。苏珊小姐不幸逝世
,令你心感不安。我们东方人会用佛教的方法,
开坛替她超渡。经过超渡,她得往极乐世界,你
的歉疚亦会消失,心病一除,再听到太太的呼叫
,你就大可重振夫纲了!」
罗顿跳了起来:「那是好办法啊,怎样超渡
,你有熟人?」
阿雄道:「只要有苏珊的相片,更加上她的
生日死忌,就可以到寺庙办理啦。这个容易,我
爸与寺门相熟,花二、叁万就可以办好了。」
罗顿道:「不久,要做大法事,花十万八万
大超渡。很好,听他这麽一说,我精神像好得多
了。」
安娜也认为这是好主意。她就从抽屉内拿了
二十张千元台币出来,剪刀起处,每张钞票都一
分为二。她把二十张半边的钞票递给玛莉安:「
这是给你的奖金。一年之内,你不跟阿雄在一起
,另外一半就全是你的。好了,你可以去休息了
。先生的服务,有需要时再通知你,玛莉安,我
们交易要公平,你说对不对?」
玛莉安道:「先生每次都给我钱,不错是公
平交易。但阿雄是我先钓上的,你抢了去就不公
平。」
安娜笑道:「阿雄爱的是世界乳,不是吕宋
乳,玛莉安,这两万块可作补偿了。」玛莉安向
阿雄作了个鬼脸,接了那叠半截钞,抓齐衣物就
离去了。
安娜道:「刚才这麽一搞,撩起我阵阵欲火
,阿雄,我给你补一补,待会请替我干一次吧。

罗顿也道:「安娜快活也就是我快活,很好
,你们两个调情一回,我替他搞杯鲜蛋白兰地,
喝了让你们再快乐一次。」罗顿真的就去张罗这
补精补气的饮品。
阿雄喝过之後,大头虾又再昂昂然。但他对
罗顿说:「先生,你盯着我跟你太太做爱,你虽
不介意,我都蛮不好意思的,要听叫床声,你回
到隔壁去吧,就请太太叫大声点好啦。」
罗顿居然同意,踱回自己房间又把侧门掩上
。安娜拥着阿雄,鱼水同欢,又起劲地干了起来


喝 下 补 品 . 精 力 旺 盛

这一次阿雄有了经验,又喝下了补品,精力
就更旺盛了。安娜垫了一个枕头在腰下,大头虾
入钨更为深沉痛快,她叫床之声就真的比上一次
更响更有韵味,足足玩了一个多小时,淋漓尽致
了。
翌日,罗顿先生在阿根的带领下,亲自到一
家佛寺商量超渡苏珊亡魂的法事。这堂法事又搞
了个七昼夜连宵,僧尼读经者就逾一百人。大和
尚云,苏珊今後在四方极乐世界安息,无忧无虑
。凡人亦不用再挂念她了。
法事完满收场,罗顿先生又在找专家检验,
那心理专家说,罗顿的生理基本上已复原,若心
无异碍,不出叁个月,就可过正常男人的生活了

但安娜尝过了阿雄的服务,却上了瘾。她与
罗顿讲好,在他还不能履行丈夫任务之前,阿雄
就是最佳代用品。
又以世界 足球已经开锣,罗顿已订下贵宾
券叁张,他放下一切生意,就与安娜及阿雄乘大
邮轮出发。
在叁人出发之前,安娜没有忘记玛莉安。她
调查过,司机阿王对玛莉安有意,但这阿王形相
古怪,大头虾又因性病施过手术,割去了一边。
安娜通过阿雄向阿王授计,并把那十张半截
的钞票给了阿王,阿王有此壮胆大可依计而行了

那一晚,阿王拍门找到玛莉安,送上了他的

火爆游戏火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