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吸血鬼跟我做爱_2(5)'

「以前是,但分了。」弥坐在月的身边,看著月手里的相片。

「你还很爱他?」月转过头看著弥,只见弥专注的看著照片。

「不知道……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还想它做什麽。」弥浅浅的笑著对月说。才将视线对上月的脸,就看到月像是受伤的表情。「月?」

月撇开脸,放下手里的相片。「你只是在逃避而已吧,其实心里还是很爱他不是吗?」

「月你……」看到月微微发颤的身体,弥忍不住的用他的双臂包围著月。将月揽进自己的怀体。

两人感受著对方的带给自己的温暖,也留恋著对方的气息。突然有想哭的感觉,不知道自己会何想哭,但月知道自己已经迷恋上和弥相依相慰的感觉。月酸涩的双眼转了转,不想让眼泪流出。视线扫回那张照片,这时月所注意的不是弥身边的女孩,而是……

「咦?」

「怎麽了?」停止的时间又开始转动了起来,弥松开环在月身上的手臂看著月。

「弥?」月看著照片上的名字,上面所写的,是「弥」而不是「迷」。原来一直是自己搞错了。

弥疑问的看著月,显然弄不清月此刻在想什麽。

「呵呵……没什麽。」月轻轻的抱了弥一下。「弥,我好像喜欢上你了。」月双眼直视著弥,并在弥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看著月离开自己并走出房间,弥只是呆坐在床上。脑里回盪著月所说的话。「弥,我好像喜欢上你了。」弥的心里狂跳著,没想到月会对自己说出这种话。心里有著小小的兴奋,是不是代表自己也喜欢上月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月站在窗口看著昏暗的夜。自己,真的喜欢上弥了。但是迷,我心里面最爱的还是迷。月打开了落地窗走向阳台,却没想到溯竟然又出现在公寓楼下。

溯到底想要做什麽?看著溯的眼神,带有点浅浅的愤怒瞪著弥的窗外。难道说被溯看见了吗?如果真是这样,弥可能会有危险。

溯感觉到有另一双眼睛看著自己,抬头一看,是月。月,如果你在乎他的话,就好好保护他吧。溯看了月一眼後,转身消失在空旷的街道上。

保护弥吗?我保护得了他吗?月看著弥的房间,吸血鬼向来就象徵著永恒和死亡。只有吸血鬼杀人,却没有吸血鬼保护人。弥是第一个月不想让他死的人,他是第一个在迷死後让月感受到温暖的人。不能让他被溯杀,绝对不能。

隔日,月在天才刚黑的时候就起身。他梳洗完後就站在阳台上看著街道上的人。当他看到弥走出公寓时,也就跳下了阳台,悄悄的跟著弥。跟著弥到了上课的地方,等待著结束。虽然月心里知道溯是不会在人多的地方下手,但他还是会有些不放心。

弥下课後,月跟著弥到了独身。此时的月看了看表,还不是很晚。於是就在独身的周围徘徊著,也同时寻找著自己的晚餐。一直到了深夜,看著街道上的人一各各消失,月走进了独身。

此时却很惊讶的看到溯正坐在吧台上跟弥有说有笑的。心突然慢了半拍,看著弥毫无防备的样子,再看看独身的四周。月庆幸著独身里仍然有著不少的客人,表示弥一直都是安全的。

「月,你来的真慢。」溯看著月说著。

此刻的月当然知道溯所指的是什麽。「只是没想到你会来得著麽早。」

「月,你们认识啊?」弥看著刚进门的月,看到月心里不觉的有先许的高兴。

「认识很久了呢。」溯回答。并看著月走向吧台坐在与自己有些距离的位置上。

弥将帮溯调好的酒放在溯的面前,溯却站起身将酒移到月的面前。

「你这样让我很伤心。」月在溯走近他时小声的说。

「那是因为我爱你。」溯低下头在月的耳边说。而我爱你三个字的嘴型却被站在吧台後的弥看得清清楚楚。

溯里开了独身,显然,今日的他赢了。他让月感到惊慌失措,但他却也同时输了,彻底的输掉了自己的心给了月。

跟我做爱-Chapter 09

接下来的两天,月都在天刚黑的时候起身。暗中跟著弥去上课,再跟著弥到独身,一直陪他到回家。而回家後,月就会站在阳台上看著街道,寻找著溯的身影,直到天亮。

在这两天内,月没有沾过一滴血。他没有时间去猎食,更不敢离开弥。他害怕当弥会在他转头的下一秒消失。严重失血使月的皮肤变得乾燥,且皱缩在一起。没有水分的身体可以清楚的看见血管和骨头的线条。月的双眼变得无神,就像是刚从坟场爬出来的尸体。

到了第三天的傍晚,月连从棺材中爬起的力气都没了,喉咙很乾燥,像是快要被烧焦了一样。全身都饥渴著鲜红色的血。但是理智告诉他必须要起来,不然会让溯有机可乘。

月像往常一样跟在弥的背後来到了他的学校。看著弥进入了教室,身边的经过他的学生激起了他对血的渴望。月看了教室里的弥一眼,确定他的安全後,月躲进了校内阴暗的巷子里等待学生的经过。感觉到一个女孩走近了巷子,月用最快的速度闪到女孩的身後打昏她并把她拉到巷子里。

月的双眼紧盯著到手的猎物,并迫不及待的用牙齿撕开女孩的脖子,看著鲜血从伤口的动脉上喷出。月马上用唇接住喷出来的液体并大力吸吮著。感觉到全身的细胞再度活了过来,月像是几百年没喝过血一样的吸吮,直到听到强烈的心跳声撞击的月的耳膜。他知道,再吸下去那女孩就会死。月在他的理智和欲望间挣扎著,最後,他用力撕开自己的衣服将女孩的脖子包起来,并离开了巷子。

女孩的血让月的皮肤增加了一些水分,但此时的月仍然像个老人般,皮肤乾枯且苍白。月走回弥的教室窗外,看到弥专心上课的脸,心里放心了一点後便又转头寻找其他的猎物。连续又抓到两个猎物,月的身体总算恢复了一些水分,但是这对饥渴的他显然不够。月皮肤回复了年轻人应有的样子,但月的身体却比以前瘦了好大一圈。脸颊凹陷,现在的他就可以说是十足的皮包骨。

听到学校的钟声,月连忙躲在一旁等待弥走出教室。一路上月一直跟在弥的身後,直到弥进入了独身。正当月想要跟进去时,月看到了独身黑暗玻璃上自己的脸。好丑。月轻抚著自己的脸颊,感觉到脸骨的凹凸。这样的我怎麽敢进去见弥?可是万一溯就在独身里面,那麽弥不就有危险。

站在独身前犹豫不决的月突然听到了独身的开门声。月转头,惊讶的看到弥拿著垃圾袋站在自己旁边,并用惊讶的目光看著自己。

「月?」弥轻喊著,不确定眼前的人是否是月。只看见月连忙用手盖住自己的脸并转过身。

「月,你怎麽会变这样?」看到月的反应,弥丢下手上的垃圾袋走向前将月的身体转过来面向自己。「你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只是瘦了点而以。怎麽今天会变成这样?」

月只是猛烈的摇头,仍然用手遮住自己的脸。「我没事,过两天就好了。」

「月你是不是生病了?你说啊,为什麽会一夜之间变成这样?」弥心急的将月抱在怀里。看到这样的月,心里并不觉得可怕,却有一点心痛。

「不要问了,我真的没事。休息两天就好了。」

「不要再这样说了。我昨天问你怎麽了,你也是跟我说休息两天就没事。结果你看看今天你变成什麽样子!」弥将月抱得更紧。看到月这个样子,好像下一秒钟就要倒下了一样。突然,弥似乎想到了什麽,一把拉起月的手往另一个方向走。

「你要去哪?你不是还在工作。喂!」月著急的问著弥,深怕弥会把他拉到医院去。

「我带你去医院。」

「不要!我不要!」月用力挣扎著,挣脱了弥的手就要往回跑。

「月!我求你不要任性了,听我的话,去医院好不好。」弥抓住了月并将他牵制在自己的怀里。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去医院。求求你……不要带我去医院……」月急得哭了出来,眼泪不断的往下掉。两条腿像是力气被抽乾了一样跪了下来。

看到此时的月,弥更是心痛。他把月紧紧的抱在怀里,手轻拍著月的背。「好了,别哭了。不去医院,我们回去好不好?」

月抬头看著弥,微微的点了点头。弥亲吻著月满是泪水的脸颊,变打横将他抱起走回了公寓。

回到公寓後,弥将月轻轻的放到了自己的床上。正当弥要起身时,月马上坐起来抱住了弥,并将他拉向了自己的身上。

「月?」感觉到自己重心不稳的就要往月的身上倒,弥马上抱紧了月并翻身让月压在自己的身上。

月双手环住了弥的脖子,让自己的身体和弥紧紧贴在一起。「弥好温暖……」

这时的弥才发现此时月的身体是冰冷的。「月,你的身体好冰,怎麽回事?」弥紧抱著月,试图让自己的体温温暖月的身体。

这时的月,看低头看著弥的脖子,充满血色并带有弹性的皮肤在灯光下看起来特别漂亮。月吞了吞口水,感觉到体内有另外一个声音叫他咬下去。双眼渐渐失去的焦距,月伸出舌头舔了舔弥的脖子。

脖子上传来酥麻的感觉刺激了弥的神经。「月?」弥一动也不敢动的抱著月,感觉著月湿软的舌头舔著自己的脖子。

此时月缓缓的张开嘴,露出尖锐的牙齿。正当他要咬下去的时候,月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动作。猛然的推开自己并摔下了床。月害怕的缩到了角落。

「月,你……」弥起身看著缩在角落的发颤月,正当他要靠近时,月大声的吼叫著。

「不要过来!」我在干什麽?我想要咬他,想要喝他的血。原本想要抱护他,没想到却想伤害他。月很怕自己会控制不住的扑到弥的身上,在他还剩下仅存的意识时,必须赶快离开他。月挣扎的爬起身,同时,阳台上的落地窗被人打开了。

月和弥紧张的看著从落地窗走进来的人。

「溯……」月看著溯手上拿著一个玻璃杯,里面装的是鲜红色的液体。月隐约可以闻到从杯子里散发出血的香气。

溯走到月的身边,将玻璃杯递给月。月兴奋的接过溯手上的杯子,闻著杯子里的血味,并一口气将血全喝了下去。

血流进月的身体里使月的身体迅速产生了变化。月的皮肤渐渐的产生水分并膨胀,脸瞬间从苍白变成带有点血色肤色。月的身型看起来已经回到了先前有的健康,不再消瘦。

「月……」弥惊讶的看著月在自己眼前的变化。看到溯将月揽在自己的怀体,此时的弥,身体僵硬在原地,不敢前进。

回复意识的月看著手上的杯子,再看著自己的皮肤。杯子从他手中滑落在地上,他恐惧的看著弥。

「这就是你喜欢的月。」溯嘲讽的看著弥。「不是人,只是个活了上百年的吸血鬼。他只靠吸血为生……」

「不……不要说了。」月打断了溯的话,眼泪流了下来。看著弥脸上混乱的表情,月撇开头,身体颤抖著。「不要说了!」月丢下溯和弥,奔向阳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火爆游戏火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