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吸血鬼跟我做爱_2'

        我爱吸血鬼跟我做爱_2

 

  作者:烈烈风中

 

两人都到达了高潮的巅峰并释放出自己的精液。体力的透支使压在上方的男人无力的倒在身下男子的身上,很快的睡著了。

「喂,你很重欸。喂……」被压在下面的男子摇了摇身上的男人,他的男根还在自己的身体里面欸。再试著摇两下,没动静,睡死了。「真没用。」

躺在下面的男子翻身和睡著的男人交换位置并起身让男人的分身从自己体内滑出。男子低下头,唇靠在男人的颈上舔吮著,并露出尖锐的牙齿狠狠的的在男人的脖子上扎两个洞。

「唔……」感觉到疼痛的男人动了动,并没有醒来。

男子拔出了牙齿让血流出并大力吸吮著。快速的失血使男人昏厥,也使吸血的人从苍白的皮肤顿时充满了血色。男子并没有将男人的血吸乾。喝饱後,男子舔了舔嘴唇後起身走到浴室里洗澡。

洗去了一身的腥味和汗水味,男子穿上浴袍走出浴室。突然一个人影闪入自己的视线中。

闯入视线中的男人有著黑亮披肩的头发。邪媚的双眼散发出迷人的光彩。男子上下打量了了一下眼前只穿一件紧身黑色被心的男人,均衡的肌肉散布在手臂和身上。高挑俢长的身材显得外表看来十分完美。拥有这样的长相只要勾一勾手指,不分男女老少一定都会冲过来抢著帮他端茶倒水加按摩。就算是不会死的吸血鬼恐怕也会被那些为他著迷的人山人海给淹死。他想要什麽样的情人就会有什麽样的人送上门,怎麽偏偏就只想找我。

「你又来干麻?」男子拿著浴巾搓揉著自己湿润的红色长发问著眼前的黑发男子。

「月,你不要这麽冷淡嘛,人家难得好心来看你……」黑发男子用他无辜的眼神看著叫月的红发男子。喂饱後刚洗完澡的月看起来格外迷人。湿润的长发贴在洁白的脸上和皮肤上。水滴顺著脸滑向颈部,在浴袍之下隐约可以看出月纤细苗条的身躯。清澈的双眼加上泛红的朱唇,看起来是如此的无邪。

「你这不叫好心,这叫偷亏。也不叫难得,因为你天天都会来烦我。」月白了黑发男子一眼,又撇过头继续擦柔著自己的头发。

「月……你好美……」黑发男子走近月,一手环住月的腰,一手也滑入了月的浴袍里抚摸著月光滑的肌肤。

「喂,你要发情去找别人去,我没空陪你玩。」月甩开黑发男子的手,走到床边的沙发椅上拿起了自己的衣服穿。黑发男子也拿起了吹风机很顺手的帮月吹乾了头发。

「月……」

「干麻?」月闭著眼睛享受著黑发男子的服务。

「你都不叫我的名字。」

「是吗?」

「叫给我听听好不好?」

「无聊。」月撇过头不管头发是否完全吹乾,转身离开了黑发男子。「我先走啦。……溯」说完月就消失在房间中,剩下溯和昏睡在床上的男子。

溯微笑的盯著月离开的方向看了一阵子後,便转头用阴冷的目光看著床上的男人。溯走进床边,将手放在男人的脖子上。只听见喀啦一声,男人的脖子当场被扭断。

溯撇了一眼手下的男人。一手放在男人的头上,瞬间,男人的身体便化成了灰。散布在房间里。「恶心。」溯丢下了这句话後就离开了房间。

原先情色的气息完全消失,只剩下死亡的气息弥漫在房间里。

月独自安静的走在无人的街道上。夜,还很长。平常的时候月都会在市中心的酒吧中享受著热闹的气息,并寻找著其他的猎物,但今天不同。今天是月最重要的日子;是月的生日,也同样是月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忌日。

月来到偏僻的坟场中,站在茂密的红玫瑰花丛前仰头看著天空。

「又是一个没有月色的夜晚。迷,你看……连月亮都躲起来了。当然,今晚,只要有我一个月陪你就够了。」月盘腿坐在玫瑰花丛边对著玫瑰花沉思了一下。

「我说过,这世上没有人直得让我为他流泪,就只有你……」月说著,眼泪也就顺著脸颊滑了下来。浓浓稠稠的腥味扑鼻,是血的味道。月流的,是血泪。血,顺著脸颊滴在血红的玫瑰花上,颜色很快的和玫瑰花融合在一起。

记得迷就是在这里死的,是因为自己而死的。当时迷没来的及回到自己身边,也没来的及找一个可以遮挡阳光的地方。就差一点点就到家了,但失血过多的迷昏倒在这,直到太阳出来,把迷……熔成灰炭。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想到被熔成灰炭後的迷,心就紧紧的抽续著。

只是没想到迷死後的几天,这里就奇迹似的开出了许多鲜红色的玫瑰花;是我最爱的玫瑰花。迷……好想你,想到快疯了。每天晚上都必须借由男人的安慰来填满自己内心的空虚,这样的我是不是很自私?可是我不得不说,我爱上了那种感觉,也迷恋上了那被充满的疼痛和快感。

时间过得很快,眼看著太阳快要升起,月低下头亲吻著血红的玫瑰花。「迷……我该走了,明年的今天我会再来看你,要等我。」说完,月起身离开了坟场。月看了看手表,凌晨三点多,天还是黑的,但月可以感觉到太阳逐渐声起的热度。

快步走回自己的住处,月就住在三层楼的旧公寓里。在远方隐约可以看到自己的房间隔壁还有灯光。「那好像是昨天新搬来的人。这麽晚了还没睡吗?」月站在楼下,双脚一蹬的跳上三楼的阳台,看见里面一个褐色头发的男子正翻阅著琴谱。那男子的眼神充满著自信,褐色披肩的长发凌乱的散在肩膀上。高挺的鼻子和微微上扬的薄唇。乍看下去真是让人著迷的洒脱。

月呆呆的在窗外看著房间里的人,感觉到背後熬热的阳光正威胁著自己。转头看了看自己房间大开的窗户,月跳到隔壁自己房间的阳台并走进房内关上窗户,拉上厚重的窗帘,使整个房间内陷入了一片黑暗。走到浴室打开灯,看著镜子里苍白的脸孔,今天只喝到一个人的血,显然有些不够。明天再多找几个人吧。

月想著并转身关上浴室的灯躺进棺材里,合上了棺材後便进入了梦乡。[三]

跟我做爱-Chapter 02

夜晚,月睡醒爬出了棺材後走到浴室梳洗著。因为昨天没喝够血使现在的他有一种无力感。月迅速换上一件宽松的黑色背心和紧身皮裤後就离开了房间。当然,月是从来不走门的。他拉开厚重的窗帘和窗户,跳上了阳台,并转头看了看隔壁新搬来的房间。灯是暗的,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缺血的无力感促使著月快些搜寻猎物,月翻身从阳台跳下,并优雅的著地。

夜晚的市中心和安静的住宅区比起来热闹许多,各式各样的人都在那里出没,只有正常人会这个时候待在家里。月走在市中心的路上,一路上有许多吸毒嗑药的男人缠上月,却也轻而易举的被月给躲掉了。这些流浪汉并不会引起月的注意,月今天只想嚐一些「上等货」。

在热闹的市中心里只有一个角落是安静的,那角落是一间很大的酒吧,名叫「天堂」。会进天堂的人都是一些上流社会的变态份子,大部分都是些思想污秽肮脏的人。这间叫天堂的酒吧也同时是间色情场所。那些上流社会人士花大笔的钱就是为了在这里寻欢,只有这里可以让他们无法无天,也只有这里是不受任何法律控制的。

每天晚上,大笔的有钱人士都会聚集在天堂等待一个人,那就是自称是吸血鬼的月。对他们来说,吸血鬼是不存在的,但每当和月交欢的时候,颈上都会被扎两个小洞。他们会因为颈上的疼痛感到刺激,看到月尖锐的獠牙会感到兴奋,这就是上流社会变态份子的思想。

天堂唯一的规则就是,当进入天堂之後,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不管你多有钱或多有势,每个人都会有自己选择对象的权利。

月穿过热闹的人群来到安静的酒吧门前,漆黑的门上只挂了个「天堂」的招牌。月拉开门走进了天堂,当身後的门一合上,彷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灰暗的酒吧里闪耀著不同光彩的灯,响亮的音乐刺激著耳膜,也同时掩盖住众人狂欢的声音。

「月,我等你好久了。」一个中年男子来到月的身边,一把搂住月的腰在他耳边呼气。

「哼,竟然被别人捷足先登了。」背後的人看到站在月身後的男人都恨恨的说著,巴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把月揽在怀里。

好浓的酒味,月抬头对身边的男人微微一笑。这一笑更刺激了男人的情欲,男人粗鲁的将月拉入自己的怀里,并在他耳边呼著热气说话。「这里太吵了,我们到安静一点的地方说话。」

说完,就拉著月往酒吧深处走。越往里面走就越安静。酒吧里最安静的地方是一间间的小房间,让客人可以在酒吧里享受,提供客人的方便。男人将月拉到房间前的柜台,掏出了一叠钞票交给柜台服务生後,就把月带进了房间。

进入房间後,男人粗鲁的把月摔在床上,并快速的脱掉自己的衣服。月还没脱完衣服时,男人就急促的扑到月身上亲舔肯咬著月的身体。「你好美……」男人在月身上印了了无数个吻痕,月也配合的轻生低吟著并扭动自己的身体,男人的情欲也被月给挑起并爆发出来。

粗鲁的退去月身上所有的衣物,男人在床头上抓起润滑液就抬起月的腿并将润滑液大量的挤进月的後庭。感觉到後庭有冰凉的东西入侵,月反射性的想夹起自己的臀瓣。男人却不给月任何机会就一骨气的将自己早已肿胀的分身捅进了月的後庭。

「啊……」後庭在还无预警下被占满,月只感觉到男人无情的抽差和自己内壁的疼痛。没想到今天第一个遇到的会是个完全不懂得怜香惜玉的醉汉。

月的双手揽上男人的脖子,让自己的身体和男人紧紧贴在一起,唇也同时压在男人的脖子上。月在男人的脖子上舔了舔,便报复性的将自己尖锐的牙齿狠狠得插进男人的颈上。

「唔……」脖子上传来的疼痛并没有停止男人的动作,反而更卖力的抽插。月也毫不留情的用力吸吮著从男人脖子上流出的血。

温热的血流入乾燥喉咙,激起了月所有的感官。月开始觉得兴奋,并大幅度的扭动著腰迎合男人的动作。从体内窜升的热燥缠绕著月的全身,月顿时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敏感部位正被男人大力的顶撞著,自己的肠壁也剧烈的收缩擩动著。月的唇离开了男人的脖子,开始放浪的呻吟。

感觉到男人深深的挺进自己的体内,并停留了一下,月知道男人已经到达极限,便用力的夹起臀瓣。顿时,一股温热的液体喷进了月的体内深处,男人也倒在床上喘息著。剧烈的运动加上部分的失血使男人很快的进入了梦乡,月也起身清理身上的污秽。

男人并没有发现,月身上的吻痕早在月吸血的时候就全部消失了。

月穿好衣服後走出了房间,发现溯就站在门外等他。看到月走出房间後,溯拿出刚刚男人交给柜台一部分的钱放到月的手中。

火爆游戏火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