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生校园 ] 朵朵自白(2)'

  他把我顶在紫色的墙上,撩起裙子,利索地褪下了CK内裤,团一团,一把

塞在他屁股后面的口袋里,然后他力大无比地举着我,二话不说,就准确地戳进

来。

  他狂热而沉默地注视着我,我们换了姿势,我坐在他身上,取女位姿势,并

且自己来掌握性敏感方向。

  一次的亲吻,舒缓而长久,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做爱之中的亲吻也可以这般

舒服、稳定、不急不躁,它使随后的欲望变得更加撩人起来。

  他身上的那无数细小的汗珠像太阳射出的亿万道微光一样,热烈而亲呢地润

滑着我的全身。他用蘸着酒的舌尖挑逗我的乳头,然后慢慢向下别精凉丝丝

的感觉和他温热的舌混在一起,能感觉到一股股汁液从子宫里流出来。

  然后他就进入了,大得吓人的器官使我觉得微微的胀痛,我想我要死了。他

可以一直干下去,然后一阵被占领被虐待的高潮伴随着我的尖叫到来了。

  他崩溃的时候,我也得到了高潮,我把湿漉漉的多汁的手指抽出来,放到嘴

边,我嗅到了自己的味道。

品味放纵

送交者朵朵

转贴发言人ㄢ999

  工作的紧张让我暂时离开了娱乐,狂热的股民就像一群附在万丈峭壁上的人

们他们早已经忘记了自己的重心离开地面的距离。

  我也在峭壁上,可我每周依旧要两次到学校里去,学习真是很苦,就了混

个已经不太时髦的MBA。

  “我也挺不容易的呀”有时我这想。

  昨天的课程结束得很早,已经满脑袋浆子的我走在校园里,却碰到了浩。

  用句时髦话来说浩是我的学长。不像我,人家可是个好学生,在我已经步

入社会两年的时候,他还在苦读研究生。我唯一能有一点骄傲的就是,我知道,

他一直想追我。

  浩像个老师一样叫我站住,接着又开始像个慈父一样地关心起我的学习、生

活、工作

  我站在那里,脸皮厚厚地说“我饿了”

  “早说呀!走,我带着菜票呢”

  “不,我才不吃食堂”

  叫《君悦》的酒楼是学校里较扲衙的地方,除了它后面的《晓晓歌厅》。

这里的环境还是很好的,我们选择了远离门口的位子,后面的鱼缸里有几条说不

出名字的鱼在游。

  “干什无精打采的?有美女作陪。再说,你又不是没有外快挣。”

  可能是我的话提醒了浩,浩的眼神里闪出些许兴奋的光。我们的话题像桌上

的饭菜一样不断换着花样。中间他两次问到我现在的男朋友,我都笑笑,没置

可否。

  天气虽然已经很热,但青年湖边的凉风依然把我的腿吹得很凉。他站在我身

火爆游戏火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