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系列之性路(8)'

断刺激着我的大脑,肉棍抽插时发出的液体声和肉体的碰撞声清晰可闻,期间还

间或夹杂着妻子被他突然的深入而不与自主发出“啊”的吃痛声。

  不一会儿,妻子就到了高潮,可能刚才射过一回的缘故,这次这家伙十分持

久,后来大概累了,他坐了起来,要我妻子用女上位,被子也滑落一旁,妻子和

他相拥用女坐上位套弄起来,过了一会儿又要用狗爬式……

  突然这家伙好象检到了宝:

  “哦,哦,你下面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紧,一下一下好象在用嘴吸我?”

  “舒服吗?”

  “舒服,舒服,别停下,哦……”

  说实话,我妻子的阴道绝对是个‘名器’,里面层层叠叠的,一夹吸,好象

无数张小嘴在舔,而且不管干多久,她那阴道口都会很快闭合上。

  白便宜了这小子,在妻子的“杀手锏”下这小子没坚持多久就射精了,这次

他累的够呛,整个软倒在我妻子背上把她也压倒在床上,许久,这小子才从我妻

子身上下来躺在一边,估计这家伙这次的精液射的并不多,妻子可能累极了,居

然也不擦拭一下,翻过身一把抓过被子盖在身上就睡了。

  眼前的一切已经是事实,这种事有过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我曾想到离婚,看

看依旧温顺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再想想可怕的舆论,我退缩了。

  说实话我对这种事并不是看的很重,何况我也可借机尝试更多MM,我气恼

的是他们不该背着我偷情,也许换个陌生人我会容易接受些,不过也许那时我也

无法忍受,天才知道。

  我经过衡量后决定不打算捅出去,而是接受这个现状,只要他们不要外面不

要搞得太过张扬。

  从平时的感觉看,妻子毕竟还爱着我,何况我也不是完人,自我解嘲扯平了

事。

  看来妻子确实不能太漂亮,否则就算她没这个心,别人也总会找到机会,真

是真理。

  还有个奇怪的现象我迷惑不解,我居然发现我偷看时十分兴奋,这种感觉刺

激程度前所未有,等卧室里传来鼾声后,我小弟弟怒涨的简直再也无法忍受,于

是偷偷跑出家门,已经半夜2点多了,没办法,连如他们所说找一家美容发廊叫

了个“鸡”一泄了事(当然带套)都办不到。

  不过经凉凉的夜风一吹,我高涨的情欲自然也消退到可以控制的程度,但一

想到那个家伙可以不用带套就肆意玩弄良家妇女,而我却无奈街头流浪,我就恨

的咬牙切齿:总有一天,我也要把你老婆玩了。(可以欣慰的是两年后的一个夏

天,我终于达成了心愿,他并不知情,不过这是后话,这里就暂且不提了。)

火爆游戏火爆游戏